Archie Yang
Codethink

Codethink

《穷查理宝典》读书笔记

Photo by Markus Spiske on Unsplash

《穷查理宝典》读书笔记

Archie Yang's photo
Archie Yang
·May 21, 2022·

《穷查理宝典》被很多投资圈的人奉为宝典,但是这本书读下来体验并不好。因为这并不是查理芒格写的,而是根据他的书信、演讲整理的,整个书完全没有条理,表达方式整体偏向口语(还是翻译后的),缺少分节,同时又插入了很多演讲现场有关无关的问题。 这里整理一下我读到的一些觉得启发的内容。

投资

巴菲特和芒格的投资理论是集中投资,找到错误定价后,狠狠地下注。这和一般投资者教育中经常提到的要分散风险完全不同,可能是因为一般投资者很难有专业知识去判断什么是错误的定价以及,有这样的耐心。不过即使是分散投资,我们仍然需要谨慎、耐心的选择投资策略和时机。

谨慎的选择投资,就好像你一生只能交易20次一样。

我用一张考勤卡就能改善你最终的财务状况;这张卡片上有20格,所以你只能有20次打卡的机会——这代表你一生中所能拥有的投资次数。当你把卡打完之后,你就再也不能进行投资了。” 他说:“在这样的规则之下,你才会真正慎重地考虑你做的事情,你将不得不花大笔资金在你真正想投资的项目上。这样你的表现将会好得多。”

选择低风险高回报的投资。

我们只是寻找那些不用动脑筋也知道能赚钱的机会。正如巴菲特和我经常说的,我们跨不过七英尺高的栏。我们寻找的是那些一英尺高的、对面有丰厚回报的栏。所以我们成功的诀窍是去做一些简单的事情,而不是去解决难题。

只需要几个好机会财富就会有极大的增长。

只要做好准备,在人生中抓住几个机会,迅速地采取适当的行动,去做简单而合乎逻辑的事情,这辈子的财富就会得到极大的增长。

尝试找到错误定价。某些观点认为A股赚钱机会更大,就是因为A股不成熟,所以有更多找到错误定价的机会。

如果发现了一次定错价格的赌注,而且非常有把握会赢,那么就应该狠狠地下注,所以我们的投资没那么分散。

找到确定的机会,集中投资,好的机会并不多,如巴菲特所说,一年可能都很难找到一家好公司。

我们的投资风格有一个名称——集中投资,这意味着我们投资的公司有10家,而不是100家或者400家。 我们是这么做的——我说的我们是巴菲特和芒格。其他人也有这么做的。但大多数人头脑里面有许多疯狂的想法。他们不是等待可以全力出击的良机,而是认为只要更加努力地工作,或者聘请更多商学院的学生,就能够在商场上战无不胜。在我看来,这种想法完全是神经病。你需要看准多少次呢?我认为你们一生中不需要看准很多次。只要看看伯克希尔·哈撒韦及其累积起来的数千亿美元就知道了,那些钱大部分是由十个最好的机会带来的。而那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沃伦比我能干多了,而且非常自律——毕生努力取得的成绩。我并不是说他只看准了十次,我想说的是大部分的钱是从十个机会来的。

不自欺的精神

大量的人很荒唐地死抱着错误的观念不放。凯恩斯说:“介绍新观念倒不是很难,难的是清除那些旧观念。” 不自欺的精神是你能拥有的最好的精神。它非常强大,因为它太少见了。

清晰思考

意识形态会让人做出一些古怪的举动,也能严重扭曲人们的认知。如果你们年轻时深受意识形态影响,然后开始传播这种意识形态,那么你们无异于将你们的大脑禁锢在一种非常不幸的模式之中。你们的普遍认知将会受到扭曲。

规模优势

规模优势比我之前在中学课本里接触的要更大。这里重点说了新技术和心理学的上的社会认同造成的影响。

这些规模优势非常强大,所以当杰克·韦尔奇到通用电气时,他说:“让它见鬼去吧。我们必须在每个我们涉足的领域做到第一或者第二,否则我们就退出。我不会在乎要解雇多少人,卖掉哪些业务。如果做不到第一或者第二,我们宁可不做。”

社会认同

即多数人会做出从众的选择,导致无意识的选择规模更大的品牌。

另外一种规模优势来自心理学。心理学家使用的术语是“社会认同”。我们会——潜意识地,以及在某种程度上有意识地——受到其他人的认同的影响。因此,如果大家都在买一样东西,我们会认为这样东西很好。我们不想成为那个落伍的家伙。

新技术

新技术对于企业来说并不是一定是好的。因为在一个竞争激烈的环境里,比如书里说的纺织企业,最后新技术的受益者是消费者。因此只有避免竞争,成为垄断者才能从新技术中获利。

总之,那些推销机器的人——甚至是企业内部那些催促你购买设备的员工——会跟你说使用新技术将会为你节省多少成本。然而,他们并没有进行第二步分析——也就是弄清楚有多少钱会落在你手里,多少钱会流向消费者。我从来没有见到有哪个人提出过这第二步分析。我总是遇到这些人,他们总是说:“你只要购买这些新技术,三年之内就能把成本收回来。”

成功

坚持做正确的事情,不要怕进展缓慢。

如果乌龟能够吸取它那些最棒前辈的已经被实践所证明的洞见,有时候它也能跑赢那些追求独创性的兔子或者跑赢宁愿跻身那些忽略前人最优秀的工作的蠢货之列的兔子。乌龟若能找到某些特别有效的方法来应用前人最伟大的工作,或者只要能避免犯下常见的错误,这种情况就会发生。我们赚钱,靠的是记住浅显的,而不是掌握深奥的。我们从来不去试图成为非常聪明的人,而是持续地试图别变成蠢货,久而久之,我们这种人便能获得非常大的优势。

做自己擅长的事情,类似Naval说的Specific Knowledge。

你们每个人都必须搞清楚你们有哪方面的才能。你们必须发挥自己的优势。但如果你们想在较不擅长的领域取得成功,那你们的生活可能会过得一团糟。这一点我可以保证。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你们肯定是中了彩票或者遇到其他非常走运的事情。

失败

不要在失败时意志消沉。(这种反话翻译出来真的难读)

我为你们的痛苦生活开出的第三味药是,当你们在人生的战场上遭遇第一、第二或者第三次严重的失败时,就请意志消沉,从此一蹶不振吧。因为即使是最幸运、最聪明的人,也会遇到许许多多的失败,这味药必定能保证你们永远地陷身在痛苦的泥沼里。

从建设性的批评中学习。

如果喜诗糖果(在我们收购它的时候)再多要10万美元(巴菲特插口说:“1万美元”),沃伦和我就会走开——我们那时就是那么蠢。伊拉·马歇尔说你们这两个家伙疯啦——有些东西值得你们花钱买的呀,比如说优质的企业和优质的人。你们低估了优质的价值啦。我们听进了他的批评,改变了我们的想法。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很好的教训:要有能力建设性地接受批评,从批评中吸取教训。如果你间接地吸取我们从喜诗糖果学到的教训,那么你将会说,伯克希尔是建立在建设性的批评之上的。

只有20%的人比80%的人优秀。(100% - 80% = 20%)

平均的结果必定是中等的结果。从定义上来说,没有人能够打败市场。正如我常常说的,生活的铁律就是,只有20%的人能够取得比其他80%的人优秀的成绩。事情就是这样的。所以答案是:市场既是部分有效的,也是部分低效的。

对自己的任务负责不找借口,也没人听借口,对应了Naval说的Accountability。

不管你的船是因为什么原因搁浅的,反正你的生涯结束了。没有人对你的错误(原因)感兴趣。那就是海军的规则——从方方面面来说,这对所有人都好。

我赞成海军的规定,那就是在追求正义——追求让更少船只触礁的正义。考虑到这些规则带来的好处,我不会在乎有位船长受到不公平的对待。毕竟,那又不是把他送到军事法庭。他只需要另外找份工作而已,他从前缴纳的养老金依然归他所有,诸如此类的。所以那对他来说也不会是世界末日。

思维模型

从正反两方面考虑问题:如何获胜以及,如何避免一败涂地。

同样,我曾建议你们正反两面都要考虑到。优秀的桥牌庄家会想:“我要怎样才能抓到好牌呢?”但他们也会反过来想。(他们会想:)“犯哪些错误会导致我手里全是烂牌?”这两种思考方式都很有用。所以,要想在人生的赌局中获胜,你们应该掌握各种必要的模型,然后反复地思考。桥牌的哲理在生活中同样有效。

通过训练和知识,能够在做判断时候超过很多比你聪明的人。

如果你把自己训练得更加客观,拥有更多学科的知识,那么你在考虑事情的时候,就能够比那些比你聪明得多的人更厉害,我觉得这还蛮有意思的……

坚持阅读。

我这辈子遇到的聪明人(来自各行各业的聪明人)没有不每天阅读的——没有,一个都没有。

 
Share this